传统文学
当前位置:汉程网 >文学 >中国民间故事 >正文
分享
  • 微信里发现点击扫一扫即可分享
评论
  • 0

苏小小钱塘殉知己

日期: 2015-6-2 0:00:00 来源: 网络 举报

  苏小小是宋朝时钱塘的著名歌妓。她色艺双全,受人喜爱。但是苏小小身在风月场心有千千结,平日很少有开心的时候。

  秋雨绵绵,凉气逼人,小小坐在窗前默默沉思,她一想到自己从小沦落风尘,孤苦伶仃,不由长叹了一声。

  知道苏小小心事的,只有她的丫鬟红玉。红玉见小小不快活,便走过来陪小小聊天。

  红玉说:“后边那条街上,住着一个姓张的穷书生,自己没有银钱来听姑娘唱曲儿,反骂花了银子来听歌的富家公子是食民膏脂的行尸走肉。”说完嘻嘻地笑了。

  苏小小听了并未发笑,而是点了点头,说:“穷书生骂得对呀”红玉接着说道:“可笑的是那穷书生有一次从咱窗下过,听见姑娘在楼上弹弦唱曲,他自己也不由听得呆住了,一直站到姑娘唱罢才回去,从此后,他便三天两头站到咱家窗下来听曲儿,好像是发痴一般。他还说姑娘的琴音脆而不宏,歌声清而不扬,姑娘定是在强颜欢笑,这点他倒又说对了。”

  小小听到这里,明眸一亮,马上又黯了下去,轻轻地叹了口气,道:“他哪里知道,我连强颜欢笑也没有啊。这书生可真是个知音之人,你可知道他家门楼么我想见见他。”

  红玉见小小想去见穷书生,忙劝道:“姑娘如今在这钱塘可是个有名的人物,要见个穷书生,我把他召来就是了,哪用得着姑娘屈驾前往呢”

  小小摇头道:“书生虽穷,但却志向高远,一身清白。小小命薄,身在青楼,成日抛头露面,怎敢小瞧别人”边说边披上斗篷。红玉见拗不过小小,只好带路来到了张家。

  张家果然十分清寒,除了塞满书的几个书架外,就只有几件破衣衫和锅碗盆盏了,的确称得上是家徒四壁。张生见苏小小突然来访,颇感奇怪,但却毫无受宠若惊的神态,而是十分礼貌和矜持,相互见过礼后,便无更多言语。苏小小见状,便开口先问道:“近闻张相公言妾琴声歌韵之不足,特来向张相公请教。”张生答道:“不敢当。小娘子乐曲声艺俱佳,小生十分佩服。但请恕小生直言,这曲子中却不时透出苦悲之情,想是心中有甚难言之隐。”小小听此一说,不由鼻子一酸,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,直往下落。

  原来小小本是姑苏人氏,生自官宦人家,但父母早亡。苏小小不得不投身青楼靠卖唱为生。

  张生听了这情由,一改刚才的孤高和矜持,忙起身上前向小小施上一躬,道:“原来小娘子的身世如此令人同情!”于是,两人谈得十分投机。此后,小小常请张生来家叙谈,或是小小弹琴唱曲,张生吟词作诗;或是两人共研书画,切磋棋艺;或同出郊游踏青。两人每每在一块儿,便觉十分快乐。这样,日子长了皆已情意暗生。

  然而小小知道,这样终究不是个长远之计,同时,时光流逝,青春渐逝,需要为自己寻求一个归宿了。

  一天,小小对张生道:“公子志向高远,又满腹文才,不早寻一官半职,报效朝廷,光宗耀祖,却这样呆在家里,这终究不是个办法啊”张生道:“早想赴京应试求官,无奈盘缠难筹啊。”小小听了,二话没说,回到屋取出一个小箱来。打开一看,里面装满了金银珠宝,小小道:“这些年来,我少有积蓄,现尽赠与相公以作盘缠。只望公子不要误了前程。”

  张生又惊又喜感激不尽,忙起身向小小一躬到底,谢道:“苏姊姊多年风尘,十分不易,待小生如此,小生永生难报。若此去能榜上有名,定不负苏姊姊一片恩情。”

  小小忙扶起张生,倚在他胸前,深情地望着他道:“妾心中事,公子尽知,只盼公子能衣锦荣归,到时,只要公子愿让妾作小婢,天天侍候在身边,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  张生听了此话,更是感动,立刻撩衣下跪,对天发誓道:“皇天在上,我若辜负小小一片痴心,定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”

  几天以后,碧波微澜的西子湖畔,依依的垂柳下,和煦的春风中,苏小小恋恋不舍地送走了张生。

  张生一别就是三年,音讯杳然。三年里,每逢春天,燕子呢喃,每至秋日,大雁结队南归,都勾起小小的无限愁思。

  再说那些花花公子,整日里都在打小小的主意。小小心里只有张生,对他们是宁死不从,不免得罪了他们,也就常常招来许多风言风语和是非麻烦。小小在钱塘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更难过了。

  一天小小在屋里独自弹琴解愁,只见红玉连笑带喊拖着一个人,一阵风似的进来。小小抬眼一看,不由呆住了,好一阵子都说不出话来,又过了一阵,才有两颗晶莹的泪珠滚了出来。红玉急了,道:“唉呀,日也盼,夜也盼,总算盼回了张公子,姑娘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呢”

  小小这才起身,嘴唇抖动着,半天哽咽着说出一句话来:“这莫非是在梦中么”

  原来回来的果然是张生。张生今日考中进士,被委以江南一县令之职。张生现在正是回钱塘接小小去赴任。张生迈步上去扶小小坐下,也是激动不已,道:“苏姊姊,真是小生回来了。”小小这时才露出满面笑容,让高兴的泪水如清泉般涌出。此时,纵有千言万语,也诉不完别后二人两地的相思之情。

  张生做了官,回来接小小去赴任的消息,像长了翅膀一样,很快便传遍了钱塘城。那班浪子恶少们知道后,开始是大吃一惊,继而心里便像吃了青梅一样,酸得快把胃吐出来了。于是这些平时勾心斗角的狐狗一类,此时又都聚到一起想歪点子,害小小了。

  且说小小正欢欢喜喜地打点行装,准备同张生赴任去。不料,就在这几天,城里沸沸扬扬地传说,什么苏小小同张生之间早有私情来往,关系不正;什么张生的官是用钱买来的;什么张生喜欢交结歌妓,人品不正;更有人说小小是朝廷命犯,应当缉拿归案等等。众人口耳相传时,不免添油加醋,绘声绘色,十分难听。这还罢了,更加可恶的是,那些人买通了张生的上司,弹劾张生与妓女交往,上司还威胁张生:要做官,就必须断了与苏小小的关系,否则,决不予以任用。

  这真好比晴空霹雳,小小一下病倒了。张生十分气愤,安慰小小说:“没有姊姊的资助,我哪有今日,这顶乌纱可以说是姊姊所赐。今日我便不做这官,也不能对姊姊负义。”小小躺在床上,面色憔悴,摇摇头道:“你今日做了官,尚且斗不过他们,若不做官,咱们又怎能太平”张生一听,也束手无策,只有干着急。

  小小此时反淡淡一笑,道:“你有今天这出头之日,也不负了满腹才学,不枉了妾的一番苦心。我也为你高兴。但如今你为我而丢掉前程,这也非妾的本意。妾身虽非残花败柳,但终究漂泊风尘,本不足以配君子,看来这也是天意。愿相公以前程为重,勿要再挂念妾身,请相公忘了妾吧。”

  张生听了,哪里肯应,只一个劲地劝慰苏小小。但小小此时已看破了红尘,知道难逃那班恶人的魔掌,倒不如索性一死,自己能一了百了,又可成全张生。于是,在七月七日牛郎织女相会的那个晚上,小小只身悄然来到西子湖畔,望着明亮的牛郎织女星,心里轻轻地道:“只怪咱们没有缘分,造化捉弄人,张郎,愿咱们来世再做夫妇”然后,纵身跃进了西湖,平静的湖面上荡起了波纹,可怜一代名妓苏小小就这样玉殒香消了。

  张生知道后,悲痛欲绝,恸哭道:“小小,你是生亦为我,死亦为我呀”张生把小小就葬在西湖畔,在墓前遍植松柏,以象征小小的志向高洁。小小的墓后来被称作西陵,后来的文人墨客来西湖游玩,总要到西陵去凭吊小小一番,还留下了许多美丽的诗篇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 侵权举报

国学汉语

  • 字典
  • 康熙字词
  • 说文解字
  • 词典
  • 成语
  • 小说
  • 名著
  • 故事
  • 谜语

四库全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