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统文学
当前位置:汉程网 >文学 >中国民间故事 >正文
分享
  • 微信里发现点击扫一扫即可分享
评论
  • 0

兄弟做生意

日期: 2015-4-13 0:00:00 来源: 网络 举报

清朝年间,杨槐镇有这么一对兄弟,哥哥叫罗大,开了间酒坊,弟弟叫罗二,开了间药铺。这兄弟俩的生意都做得不错,也算得上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,可惜平日里总会为点小事大动干戈,最终弄得兄弟阋墙,妯娌反目。
 
这一年兄弟二人眼见生意越做越大,便都产生了另开分号的念头,经过一番考察,最后都不约而同地看上了位于镇十字街口的一所房子。这房子的主人叫韩老五,是个瞎子,一生无儿无女,靠着街坊邻里接济度日。兄弟俩觉得韩老五的房子虽然陈旧,但位置好,四面八方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,如果修葺一番再拿来经营,生意一定红火。
 
罗大怕罗二先买了房子,赶忙抢在他之前去了韩老五家,对韩老五说愿用一百两银子买下他的房子,一百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,这笔钱可以让他再买所新房子,而且下辈子也衣食无忧了。罗大以为韩老五一定会高兴地答应,谁知韩老五却说房子是祖上留下来的,他决不会卖祖传的家产,任罗大说得口干舌燥,都毫不松口,罗大只得悻悻地走了。隔天,罗大便听说罗二也从韩老五那里碰了钉子回来了,既然罗二也得不到房子,罗大的心也就稍稍安了些。
 
几天后的晚上,罗大正在柜台前查看账本,罗大的老婆突然慌慌张张地走了过来,一边嚷道:“当家的,不好了,不好了,我刚才看到罗二提了几包药,去了街尾的陈家了。”
 
罗大知道那住街尾的陈家也是两兄弟,大的叫陈忠,小的叫陈孝,两人平时摆轿为生。
 
罗大疑惑地道:“罗家与陈家素无瓜葛,罗二去那里做什么?”
 
罗大老婆急道:“你不知道,那陈家兄弟常给韩老五送吃的用的,跟韩老五亲着呢,罗二肯定是为房子的事找他们说情去了。”
 
罗大听了后悔不已,我怎么没想到托人这一招呢?不行,那房子卖给别人犹可,决不能卖给罗二,等他生意做得比自己大了,还不被他压得抬不起头了?于是罗大也立即抱了一坛子酒赶往陈家。到了陈家,远远地看到罗二从陈忠的屋子里出来,于是他就直奔陈孝的屋子而来。
 
罗大走进屋内,把酒坛子放到桌上,径直向陈孝说明了来意。陈孝听一面露难色:“罗大掌柜,不是我不肯帮您,实在是刚才罗二掌柜已找过我哥了,您看……”
 
罗大摆摆手:“你不必有这个顾虑,只管帮我说去,如果事成了,我再连你哥一并感谢。”
 
陈孝只得点头答应,然后指指桌上那坛子酒说:“这个您还是拿回去吧,举手之劳,不必客气。”
 
罗大听了哈哈一笑:“我是开酒坊的,酒多的是,我就是白送你一坛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说完就走了出去。
 
第二天一大早,陈孝就来罗大这里来回话了。罗大急急地问:“怎么样,韩老五答应了没有?”
 
陈孝摇摇头:“不好意思,罗大掌柜,韩老五说要他卖祖宅,除非他死了。”
 
罗大一听心就凉了,那韩老五的眼晴虽然不好使,但身板却是硬朗得很,要等他咽气,只怕自己先没气了。心里暗骂韩老五老古板,你一个瞎子,一不能做买卖,二不能瞧热闹,非要守着个闹市干嘛?忽然他又想到,这么说来,罗二不也同样得不到,于是心又平静下来。
 
可是过了10几天后,罗大的老婆又紧张的告诉罗大,说罗二仍是不死心,又提了几包药就找陈忠了。罗大的心又悬了起来,对啊,我怎么能这样轻易地放弃呢,有钱能使鬼推磨,事在人为,我就不信韩老五能坚持住。于是罗人也立刻又抱了一坛酒去找到陈孝,说无论如何要再帮他去说说情,陈孝拗不过罗大,只得答应再试试。
 
但是很快陈孝就来回话,说韩老五仍是牙关咬得很紧,罗大听了本想放弃,但看到罗二过几天又去找了陈忠,罗大不甘心,于是又去找了陈孝……
 
就这样,罗大与罗二走马灯笼似的,接连去了陈家好几趟,皇天不负有心人,事情总算有了转机,这天陈孝找到罗大,说韩老五总算答应卖房子了。原来韩老五有个出嫁的妹妹,现在突然得了重病,急需大笔钱看医生,血浓于水,韩老五哪有看到自己的亲人不救之理?
 
罗大生怕韩老五又变卦了,当下急忙来到韩老五家,问韩老五房子要卖多少钱,韩老五回答说:“我要三百两白银,少一文不卖!”
 
罗大一听大惊,三百两,自己卖了大半辈子酒,也只攒下百来两呢,于是忙问韩老五说:“就不能少了吗,你这旧房子哪值这个价?”
 
韩老五摇着头说:“不能少了,我也是等钱用,要不哪能卖呢,你买不起,有的是人买。”
 
这话倒是不假, 自从罗家兄弟明争暗斗后,韩老五家的这所房子就在全镇出了名,大家都看出了这里面的商机,有不少人跃跃欲试,买的人多,价格也就嗖嗖嗖地升上去了。罗大现在真是哭笑不得,我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?
 
正这时,罗二踹了进来,一定是陈忠刚才给他送信了。罗二见罗大比他捷足先登,一下子黑了脸,以为房子被罗大先得到手了,正要吵将起来,罗大赶紧把他拉到一边,叹口气道:“罗二你莫恼,我也没法买这房子,这韩老五非要三百银子才卖,我现手头只有一百多两,哪里要得起呀?”
 
罗二也吃惊不少:“这死瞎子,口张这么大!”“唉,这么说来,我也无望了,我卖了这么多年药,也只攒下近百两,差了一截啊。”
 
罗大环顾了下屋子,想了想对罗二说:“我看韩老五的屋子也宽敞,隔作两间没问题,为今之计,不如我们兄弟俩的钱凑一处,再回去典当些家产,一起把房子买下来。”
 
罗二一听,眼下也只这个办法了,于是兄弟俩急忙回家分头去筹钱。
 
3天后,罗大与罗二终于凑好了银子,急急地来到韩老五家,谁知还没等他们开口,韩老五已说道:“你们来晚了,我等着钱救人,房子已经卖了。”
 
“卖了?”兄弟俩大惊失色,“卖给谁了,是前街开饭馆的张三,还是后街开钱庄的李四?”
 
韩老五摇摇头:“都不是,是你们找来当说客的陈家兄弟买去了。”
 
罗大罗二一听,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了,陈家兄弟不过是两个街边摆轿的轿夫,一天赚不了几文钱,他们就是做几辈子,也不可挣到三百两银子啊。韩老五看他们不信,就把契约拿了过来,两人一看,“白银三百两”几个字清清楚楚,再看落款,正是陈忠陈孝,上面还有公证人的名字,的确假不了。
 
罗二立时便像泄气的皮球,焉了。罗大怎么想也想通,陈家兄弟哪来的这么多钱,于是去街边找到了他们。陈孝一见罗大,忙说:“罗大掌柜,不好意思,韩老五急着要卖房子,又非要卖给我们,所以……”
 
事已至此,罗大还能怎么样呢,他叹了口气问陈孝:“你老实告诉我,买房子的钱是怎么来的?”
 
陈孝答得:“就是把你们送的酒和药卖了,才得到这笔银子。”
 
罗大一笑:“别逗了,就那几坛子洒和几包药,能卖三百两银子?”
 
陈忠在旁插话道:“我们当然不是分开卖,是把药泡在酒里,卖的是药酒。”
 
原来,陈家兄弟听人说酒用药泡着喝能滋补,于是就把罗二送他们的药都进罗大送的酒坛里,等泡了一段时间,两人就每天装上一小壶带出门去,每逢抬着轿子没劲时,喝上一口,顿觉精神倍增。
 
有天兄弟俩送一位客人,这客人到了半途突觉胸口发冷,两人就试着让客人喝点酒暖身。客人喝了几口后,感觉一下子舒服多了,于是就花3两银子把那一壶酒买了。一壶酒卖了3两银子,这让兄弟俩高兴了很久的日子,然而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。
 
就在昨天,突然有儿个公差模样的人找到兄弟俩,说愿出30两银子一坛买他们的药酒,两人这才得知,那天的客人正是知府的公子,一直身患疑难杂症,医生都束手无措,那天就是出门寻医的。俗话说,偏方治偏病,也不知那酒里放的是什么药,知府公子回家喝了那壶酒后,病一下子好了一半,所以这才又差人来取。兄弟俩听了大喜过望,数了数,不多不少,家里正好还有10坛子酒,于是就用这10坛酒换来了三百两银子。
 
罗大听得呆了,半晌才回过神来,嘴里喃喃地道:“药酒……药酒……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是呀,酒用药来泡,价格要比原来高出数倍。唉,只怪我平日与罗二水火不相容,争吵都来不及,哪里会想到合伙做生意,如果我们兄弟一早结成同盟,现在又哪里会为区区三百两银子而难倒呢?
 
不说罗家兄弟知道真相后有多后悔,单说陈忠陈孝兄弟俩,自从买下房子后,就不再在街边摆轿了,他们把卖轿子的钱再加上多年的积蓄,一起开起了包子店。兄弟俩做的包子口味很好,南来北往的人吃后都念念不忘,渐渐的声名远扬,许多外地人都绕道赶过来品尝。后来有不明真相的人特意跑去问兄弟俩成功的秘笈,两人都不说话,指了指墙上,来人抬头一看,只见店堂的正面墙上写着八个大字:兄弟同心,其利断金!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 侵权举报

国学汉语

  • 字典
  • 康熙字词
  • 说文解字
  • 词典
  • 成语
  • 小说
  • 名著
  • 故事
  • 谜语

四库全书